“双年展”不乏佳作 忍不住多看几眼(图)(2)

在中国绘画的历史长河中,人物画成熟最早,但是,中国画艺术形式的嬗变,意境缔造的进伸,使山水画走得更快,唯有人物画最难。“写古知新,乃为真知”,深究传统,着意创新,是学习绘画求得真知的正确途径。在这次参展画家张正军展览中作品《京韵·妆》的创作风格上看,画家借用墨骨表述的艺术样式作品完美地再现了人物风貌,他打破了传统人物画以线为主的表述方法,使画面人物有了鲜明的艺术特点,大胆的积色与积墨的艺术手法,突出了人物的精神面貌,这种借鉴西方构图方式的画面艺术效果使人看到了中国画的发展前景,也让我们看到了新一代艺术家的新追求与新视野。

“凡为实利或成所束缚,不能把日常生活咀嚼玩味的,都是与艺术无缘的人们。真的艺术,不限在诗里,也不限在画里,到处都有,随时可得,把他捕捉了用文字表现的是诗人,用形及色彩表现的是画家”。周佰文的作品《留得秋色伴秋声》就是一幅用型及色彩表述的优秀作品,画家借用西方绘画的表现手段,使传统的花鸟画艺术模式产生了质的变化,写实的再现样式,西洋的色彩展示特色,使作品中的树和山鸡突显了鲜明的艺术格调。这种艺术再现生活的艺术表述特色,拉开了与传统花鸟表述方式的距离,从他们的作品上,人们是看到了一位难得用用形式与色彩表现生活的艺术家。